林鸠。

来者不善。

“惩罚”【杰佣开车双性奈布!】上。

即使是乌鸦也不知道,杰克和他自认为可爱的小佣兵已经相恋多久了,可是碍于监管者和求生者之间的紧张关系,他们只能进行一次又一次藏匿在黑暗中的亲昵,匆匆忙忙的接吻,偷情的刺激感让他们总是乐此不疲。

      可这位衣冠禽兽的绅士先生却总是有些不满,不满于每次只是浅尝辄止的亲吻,不满每次情动时奈布手足无措的拒绝,不满每次泄火都是自己幻想他动情的模样所做的手中动作,所以杰克踌躇许久终于想去找奈布问个合理的解释。

      鸦潮嘶鸣,黑暗再次笼罩红教堂,这是杰克带来的又一场死亡狂欢。开膛手解下随身携带的手杖挽了个花式,花瓣铺成红毯看他真似即将参加自己婚礼的绅士。可只有求生者知道,这个一副谦谦君子模样的家伙,下一秒就能让他们永远迷失在这寂静庄园。

“hey——sweet heart♪。”

      阴沉雾霭笼罩四周,越发压抑的气氛从求生者中蔓延。密码机的嘈杂声音对有着战争后遗症的奈布来说简直比乌鸦还吵闹,哪怕是与同伴重逢都会让他吓一大跳,更别说是隐身突然出现的杰克先生了。眼看还有三台密码机没有破译,聒噪的乌鸦无休止境的盘旋头顶扰人心烦,奈布此刻只想拖住杰克好让同伴能够顺利脱出。

“哦该死…这草可真硬。”

      身后传来恶魔的低沉轻笑,心脏跳动声越发激烈,他无比清楚此时现在的处境——杰克来了。可此时正在试图帮助艾玛小姐脱离狂欢之椅的却奈布顾不得这么多了。耳旁萦绕的哼曲声正是那熟悉至极的低沉磁性嗓音,正在撕扯荆棘的奈布还没来得及将艾玛小姐救下,自己却被杰克的钢爪重击在肩背,摔在旁侧草丛里。

“真不幸,萨贝达先生。”

      钢爪将衣料撕裂在皮肤上多添了一道狰狞的红痕,恐惧震慑的力量是求生者一派所反抗不了的,从心底生出的恐惧让他直接瘫软在了地上,后肩的战争所留下未愈合的伤口扯的生疼,奈布的皱眉和因疼痛喘息的声音却都被杰克误解成情色的娇息。

评论(10)

热度(101)